是燕其不是咽气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仲孟】《涸辙》第一章

  孟章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痴肥的灰蛾子撞开灯罩上瘦弱的一层薄宣,将自己投进火里去。
  
  “哔剥”一声响,油腻发焦的气味渐渐散开,皱了一下眉头,他以指叩桌:“换一盏灯来。”
  
  宫人应声垂首快步向前,麻利地将那灯扯下去,又迅速的换上一盏明净洁白的宫灯,青铜的灯座上面虬曲着一条青龙。
  
  他沉默了片刻,开口。
  
  “召仲上大夫入宫。”
  
  
  仲堃仪来时带着一身夜里湿重的寒气,进门时在门口暖炉处顿了片刻,这才迎上孟章的目光,走到他面前五步远处,躬身行礼:“臣仲堃仪参见王上。”
  
  他未问孟章何故唤他,也未解释自己方才的行为,只谨慎而恭敬。
  
  孟章的目光在他身上逡巡,不意外地发现仲堃仪与原来相较清减不少,下颌处的骨线清晰地勾勒出轮廓,锐利的如同一把刀。
  
  硌手,可伤人。
  
  沉默的时间其实并不很长,但足以让宫人知趣地退下,守在宫殿外,合上门。
  
  “仲卿免礼。”
  
  年轻臣子的脊背很明显的由紧绷趋向于放松,仲堃仪结束了俯身垂首行礼的姿势,略微恢复了几分因拔擢过快而产生的风发意气,似乎在考虑自己的措辞,几息后他终于开口:“不知王上召臣前来所为何事?”
  
  “本王听说——”孟章起身,走到他面前,“仲卿昨夜遇刺了。”
  
  语气清淡,情绪并不显山露水,笃定地一如在讲宫门前的青石板共有六百二十一块一样。
  
  “——王上如何得知?”仲堃仪抬头的动作幅度略大了些,原本垂在眼睑的青黑色阴影忽的腾空跃起,消失在眼尾的流畅弧度处。
  
  “世家自以为能束缚住本王的手脚,却不想未能掩住本王的耳目。”孟章不甚真心的笑笑:
  
  “你该换座府邸。”
  
  “王上,臣——”
  
  “本王还在做王爷时候的府邸如今还空置着,”孟章用眼神止住仲堃仪尚未出口的推辞,斟酌着继续,“明日本王会差人重新修缮,仲卿不必太过拘谨,一损俱损,你是本王的心腹,本王自然要保证你的安全。”
  
  “臣并非此意,”仲堃仪皱眉:“王上此番举动恐怕太过惹眼,臣只身一人虽不惧他事,但王上也应考虑世家一方,他们如今对臣频频动作,恐怕一是除患,二也是有试探圣意之心。”
  
  明黄的袍角来时被雨水打湿,洇出愈发深沉的颜色,湿漉漉地慢慢汇聚成细小的水滴,顺着坠落到殿内厚密的地毯上,积成小小一洼,被烛火跳跃着泛出冷冽的光泽,唇色被抿的发白,几缕碎发垂在耳侧,仲堃仪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君王,突然生起了一种令他冷汗直冒的,从未有过的想法。
  
  但这个念头还未成型,便被孟章压抑着怒气的声音打断:“他们是要造反吗?本王如今要保自己的臣子,也需要合他们的心意?!”
  
  身体因蓬勃的怒气而微微颤动着,孟章并不十分苍白的脸上透露出一种奇异的酡红,他沉着脸转身去给自己续了一杯茶,松青绿的料子绿沉沉的反着光泽,上面细密地匝着盘龙云纹,墨绿发黑的丝线绷紧,将自己束缚进单薄的布面中。
  
  一饮而尽,孟章胸膛起伏的幅度趋缓,神色稍微平静下来,捏着天青色冰裂纹的茶盅,他皱眉:“这茶太苦。”
  
  “茶能提神,却也扰梦。”仲堃仪毫不避讳的对上他的目光,“该过三更天了,王上还是少饮为宜。”
  
  “本王忘了,茶多喝反倒叫人睡不着,”他伸手去揉眉心,力道略大,其间的“川”字慢慢减淡,只留下一点不显眼的红痕。
  
  “本王过些时候会提拔苏严,只是仲卿还要受些委屈。”他抬眼去看仲堃仪,“世家到底根基太深,仅凭本王之力一时难以撼动,如今只有先稳住他们的心思,再徐徐图之。”
  
  “王上可曾听过一句话?”
  
  “怎么?”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仲堃仪有意压低声音,“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这道理王上想必明白。”
  
  “自然。”孟章神情舒展开来,“上次苏严出使天玑遇袭,苏翰已对仲卿颇有微词,苏严升迁后你恐怕更难做——必要时候还是能忍则忍,”他略微停顿:“至于学宫那边的事,你仔细留意寒门子弟中有见识气度之人,过几日拟好名单送来。”
  
  “王上放心,臣必定竭尽所能。”
  
  “还有,”孟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沉沉,“记得暗地里放出风声,就说苏严看不起你的出身,不愿与你共事,至于其他的事情,想必仲卿知道如何做。”
  
  掌心温热,略微用力地摁在他瘦削肩膀上,仲堃仪隔着衣物仍能感觉到孟章比常人略低的体温,清苦的药气渗进鼻腔里,他低头掩盖几分异样神色,脊背却仍挺得笔直:“微臣明白。”
  
  孟章对他笑了笑,眼底清明。
  
  “本王信你的能力。”
  
  
  
 
  
  
  行礼告退,转身推门,一旁侍立的宫人恭谨地递上来时放在廊下的油纸伞,仲堃仪伸手握住冰冷的竹伞柄,笼着淅淅沥沥的夜雨迈步欲行,前方的內监仔细地打了灯笼,昏黄的烛焰被风晃的摇摇欲坠,突兀地,他突然留意到身后不远处的说话声。
  
  “王上,今日的药可还用?”宫人的声音小心翼翼。
  
  
  “拿进来吧。”
  
  
  他猛的一顿,身形向前倾差点使他站立不稳,转身看时殿门已开,里头影影绰绰的有两个人。
  
  有些急促地迈步回身,他贸贸然开口:“王上?”
  
  “仲卿还有何事?”孟章一只手拿着汤匙,正皱眉准备将碗中的茶褐色药汁吞咽下去。
  
  “臣只是担忧王上身体,”他有些迟疑,“夜深用药恐怕伤身。”
  
  “本王白日忙忘了,只好现在补上,倒不成想让仲卿担心。”孟章抬眼看他,有着不动声色的疑惑。
  
  “王上还是少用为宜,毕竟——”
  
  他顿了顿,将目光与孟章平静无波的眼神精确重合。
  
  
  “是药三分毒。”
  
  
  
  
  
  
  

一个预告

【仲孟】《涸辙》

孟章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痴肥的灰蛾子撞开灯罩上瘦弱的一层薄宣,将自己投到火里去。

“哔剥”一声响,油腻发焦的气味渐渐散开,皱了一下眉头,他以指叩桌:“换一盏灯来。”

宫人应声垂首快步向前,麻利地将那灯扯下去,又迅速的换上一盏明净洁白的宫灯,青铜的灯座上面虬曲着一条青龙。

他沉默了片刻,开口。

“召仲上大夫入宫。”

应该五一左右会发第一章,之后就得等到六月八号了😂

篇幅可能比较长,正剧向(今天并没有恋爱脑呢)

准备原创曲歌词...又被双白拖回坑里了QAQ

妈卖批被自己写的东西虐到没天理啊!

【将冷铁也加身 某降臣来作证

   白骨或兵刃到底谁更冷】

【熊彭微执峰】《藏羚羊观察日记》

  尼古拉斯.赵志伟曾经说过:
  
  “去西藏不穿棉裤的人都是傻逼。”
  
  于是在成功的患上了重感冒并连续打了七天喷嚏之后,终于绝望的想起了他脸上那两道令人信赖的法令纹的我不禁流下了悔恨的泪水,顺便回忆了一下出发前他和吕鋆峰两个人老奸巨猾的笑容。
  
  以及电钻般笑声buff加成的bgm。
  
  真他妈世事难预料。
  
  《走进西藏》摄制组准备拍摄今年的藏羚羊迁徙过程,顺便寻找我们去年放生的两只幼年藏羚羊,Dylan和彭彭。
  
  好的我知道这名字很诡异,但你们要相信以赵志伟和他那个死姘头的文学水平,能起出这样的名字而不是“大毛”、“二毛”,已经非常难得了。
  
  天晓得他俩当初还想给这两个小家伙起名叫“金角大王” “银角大王”来着。
  
  作为动物救助中心唯一的女性,在这两个可怜的小家伙被带回来之后,照顾它们的重任毫无悬念地落在了我头上,说句实话,照顾小动物跟奶孩子没什么区别,甚至更麻烦。
  
  尤其是当你面对两个一高兴能上天,呸,上房的小家伙。
  
  我佩服它们的弹跳能力,同时也对自己的忍耐限度有了一个更加深入的认识。
  
  我脾气真好。
  
  就是这样。
  
  
  Dylan和彭彭刚被带回救助中心时还很小,只有三四个月大,角也完全没有要长出来的迹象,如果不是因为给它们做了详细的全身检查,我发誓我绝对会把这两只眨着湿漉漉黑眼睛的小家伙当成小姑娘,尤其是Dylan,它看起来实在是太纯良无害了,尤其是当你手里拿着奶瓶的时候,它仰着头看你,那种期待的小眼神儿简直要让你的心都化了,但当你一旦把奶瓶递到它嘴边——
  
  它会叼着奶瓶撒丫子就跑。
  
  目的地是彭彭身边。
  
  
  然后你就会看到一幅奇异的景象:Dylan一脸邀功的模样把奶瓶叼到彭彭旁边,就差在脸上写“求夸奖”三个字了。
  
  然而彭彭的眼里只有奶瓶。
  
  我不禁想起了Dylan落寞的眼神。
  
  噫,真可怜。
  
  彭彭对食物的热爱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动物的本能,这一点可以充分体现在它来救助中心的原因上:
  
  把头伸进防护网里意图吃里面的青草结果被卡住出不来。
  
  哦它旁边还有一只同样被卡住的Dylan。
  
  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Dylan的本意是给它做一个良好的逃生示范,但遗憾的是它的脸肉太多了,直接导致它被卡在里面动弹不得。
  
  
  
  
  
  别看我我没笑。
  
  
  
  Dylan除了脸肉多
  之外,身量也比彭彭高一些,整体上看上去比彭彭大了那么一小圈儿,但在彭彭面前,它似乎总是严格遵守着一个原则:
  
  能卧着绝不立着。
  
  每次看到它努力的试图把自己四条长长的腿蜷起来,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个灰黄毛皮的团子时,我都觉得它身上洋溢着一种人文关怀的气息,而每当这个时候,彭彭就会非常兴奋地跑到它身边,神气地抬起他那可爱的小脑袋。
  
  “看啊我比它高!”
  
  当然这是我给它配的画外音(笑)
  
  
  
  
  在第二年的春天,也就是迁徙的季节,我们把这两个小家伙放走了,当然,为了更好的观察藏羚羊群体的生存状况,救助中心贴心的给它们两个脖子上挂了一个小小的定位装置,而今年我们观测到,Dylan和彭彭跟随着藏羚羊群重新来到了这片水草丰美的地方。
  
  和摄制组的人打好招呼,我们寻找到了一个相对隐蔽而又视野开阔的地方,开始了我们的拍摄行程。
  
  镜头对准远方的藏羚羊群,我深呼吸一口,放缓了语气开始解说。
  
  “大家现在看到的正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的休憩场面,而远处那两只戴绿色项圈的就是彭彭和Dylan,那只高一点儿的是Dylan......好的就是蜷着腿走路的那只,在它旁边的就是彭彭了,彭彭的身姿非常矫健,我指的不是它那流线型的漂亮肌肉,而是它的弹跳能力,它当年还在救助中心的时候就上过房——当然还是我把它抱下来的。”
  
  远处的Dylan抖了抖耳朵,小脑袋突然转向了我们所在的方向。
  
  “大家要知道,藏羚羊是警惕性非常高的动物,所以这些可爱的小家伙并不会轻易接近人类——”
  
  等等。
  
  好像有两个黑影冲过——
  
  诶呀妈呀。
  
  差点被掀翻在地上,我伸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屑,一脸懵逼。
  
  然而下一秒我就冷静了。
  
  “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我揉了揉蹭进怀里的彭彭的小脑袋瓜儿,“镜头前的这只就是彭彭,而另一只就是——”
  
  “Dylan你快点把头从我衣兜里拿出来!”
  
  “好的大家,”我笑的非常尴尬,“Dylan的嗅觉十分灵敏,他大概是发现了我衣兜里的苹果——好了彭彭你不要再拿头蹭我衣服了我不需要藏羚羊味儿的香水。”
  
  两个毛绒绒灰黄灰黄的小脑袋抬起来,四只黑亮亮湿漉漉的眼睛望过来。
  
  其中一只还叼着我的苹果。
  
  要知道,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有原则的饲养员,我是不会轻易动摇的。
  
  一秒。
  
  两秒。
  
  三秒。
  
  ... ...
  
  “好了Dylan苹果是你的了,去和彭彭分吧我知道你想这么干,还有彭彭你爱蹭就蹭吧。”
  
  “要知道,”我调整了一下镜头方向,“作为一个母性泛滥的人我很难对这样两只小可爱说出拒绝的话,”我解释道,“好了那我们接下来——”
  
  
  w,wait?
  
  摄摄摄摄像师呢???
  
  工作人员呢???
  
  exo me???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我       藏羚羊 藏羚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藏羚羊
  
  
  Dylan叼着苹果,冲我扬了扬它的小蹄子。
  
  
  卧槽我没苹果了啊!
  
  
  
  
  
  
  
  
  
  
  
  
  第二年。
  
  
  “好的相信大家还记得去年那两只可爱的藏羚羊,Dylan和彭彭,今年它们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大家可以看到,Dylan就在我们不远处——它的脸好像瘦了一圈啊。”
  
  “彭彭在它旁边,好的,让我们拉进镜头——”
  
  
  “春天是万物繁衍生息的季节,而藏羚羊同样也——”
  
  
  ... ...
  
  “摄像妹子!把镜头盖关上!!!”
  

是时候来一发鬼哭狼嚎的合集了

听了果粒 @盛夏甜果粒 的歌,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是个歌姬

好了话不多说上链接



【仲堃仪同人】《志在终有期》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706103

【执明同人】《帘外月笼明》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608968

【双白同人】《雪满白衣》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487043

【仲孟性转】《待抽簪》这个真的是CV填词歌姬一体机了_(:_」∠)_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558814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303755

以下是自己自娱自乐的23333

《棠梨煎雪》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664254

《故梦》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856816


以下是其他填词作品

【仲堃仪角色歌】《江山为袖》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660297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70700

【孟章角色歌】《荒丘过隙》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660303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70706

【仲孟同人歌】《未亡人》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5521748

b站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886217



【杂谈】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其实每次费心思写长刀看到热度之后都会有那么一点半点的失落23333

但我就是想证明我不仅仅是个段子手啦!

(手起刀落)

也知道写全员会热度高,写短萌傻白甜会热度高,手快一小时码完的段子可能热度是废了好几天心思想出来的刀子的好几倍,但是我还是选择继续发刀_(:_」∠)_

嗯不屈不挠。

偶尔写个傻白甜放松放松捞捞热度就当调剂心情诶嘿嘿嘿!

【PS:清明节剧毒等待着你们!】

盛夏甜果粒:

年少写虐不眨眼,老来偏爱傻白甜。
虽然我老了,但我还是有年少的心啊。
其实我还是喜欢自己写的虐文哈哈哈
可是好像大家比较喜欢我写的车-_-#
不过都没关系,只要你们喜欢
一切都好❤️


林间一只鹿:



      我写文时间不长,也就是从入坑熊彭后才开始写的,但也感觉到了有时候认真用心写的文热度和反而比不上那种短时间速成的甜饼。




      并不是说甜饼不好,都是我的产出,没啥高低之分,只是耗费更长时间和心力却没得到相应的回应,心里难免有些落差和不平衡。




      写文说白了就是图个乐子,尤其是同人文,写的人高兴,看的人也高兴才是最理想的情况。




林朵:







回首自己写文时的心情,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浮于表面,纯图乐子,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娱人娱己;另一种要沉的更深,娱乐之外,还想在文里表达一些更个人、更内里的东西。




 




当然,这两种心情并不是在每篇文里都能分得清楚,往往是混合着来的,只不过有多有少罢了。




 




当一篇文里图乐子所占的成分高,写起来往往轻松愉快,花费的心思也不会太多。而当一篇文里想要自我表达的成分高,写作难度则随之上升,花费的心思兴许要多上好几倍。




 




但等写完发布,文的热度却不会完全跟用心多少呈正比。有很多时候会遇上“用心少的文读者多,用心多的文读者少”的局面。




 




还真是蛮尴尬的。




 




不过这也容易想通,人心似海,浅海清澈见底,远洋深不可测。既然把文字当做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要向读者展示海洋表层的珊瑚鱼群有多漂亮多是很容易,至于深海的熔浆峡沟,固然有其瑰丽险奇的魅力,但感兴趣、能看清的人就没那么多了。




 




浮于表面的泛泛而谈谁来都能聊上几句,可那些用上最多心思、潜到灵魂最深处的文字,有共鸣的人反而可能寥寥无几。




 




毕竟文字是个很私人的东西,展露太深,别人不中意,就是不中意,跟谈恋爱同理。




 




灵魂伴侣要是每次一出门就能遇上十个八个,那还算什么灵魂伴侣。




 




初试写作的阶段,每每看自己随手写的段子热度高涨,剖心之作却无人问津时,也会心有不甘,虚荣心作祟,甚至想过干脆就这样追着热门跑,别再端什么自我表达的架子。




 




还好及时给掰回来了。




 




因为想明白了,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写文太过用心,而在于没有与之匹配的技法笔力。




 




空有展示的热情,但写作的基础理论、常用模式、遣词造句、素材积累等等,这些必备的展示工具都没有,即使自己灵魂深处的风景再美,也没法让别人看真切。就算是想要感慨“法无定式”,至少也得先将“法”弄懂弄透才有评判的底气吧?




 




而用心本身是没有错的,它能将一篇文填满写作者的灵魂。




 




所以我还是选择继续当一条慢慢磨练写作技艺,用心写文的咸鱼。




 




这个过程是有点难熬,既要保持克制,不要老迷失在蹭热度的捷径上,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路究竟还有多远多长。




 




可我还不打算换条路。




 




因为写的越多越久就越会发现,一味沿用套路、哗众取宠、讨好观众的文章,围观群众一时间是很多,可一旦别处出现新的热闹,大多很快便散了。而坚持留下的读者,往往是靠用心之文吸引住的。




 




他/她因为灵魂的共振而关注你,这种关注是坦荡的,真诚的,持久的,即使你偶尔陷入写作低潮,或者暂时写不出符合其爱好的文章,他/她也愿意包容和等候,不会轻易离开。




 




而当一篇用心之作受到读者真诚的点赞、回复甚至长评时,那种激动之情,是随手写的段子即使热度高出好几倍也不能比的。




 




有人读懂了你的心,陌生的灵魂之间产生了共鸣。




 




讲真,世间比这更美好的事不算多。




 




也因此对那些写作名家(是能经得起岁月考验的那种,不是七拼八凑出本所谓畅销书圈钱那种)油然生敬,因为他们的灵魂能穿越时空的限制,激起的共鸣如海岸潮汐,起伏跌落,永不止息。




 




他们的内心一定隐藏着无比广阔又动人的风景。




 




并不吝燃烧自己的生命,磨练出最精湛、最适宜的写作方式,将它分享给我们。




 




所以我也乐意继续在苦哈哈的生活中挤出业余时间,写用心的文,交读者的心。




 




哪怕并不会有什么实打实的收益,但这是值得的。




 




因为一路走来的经历使我相信,每位写作者在文字间付出的用心,这个世界都将用一种更隐秘,更温柔的方式回报你。




 




END




--------------------------




《想通了也不一定能写好文》系列文地址:




(1)《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2)《怎么写是作者的事,怎么看是读者的事》




(3)《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




小广告时间:




本人知乎专栏:小故事杂货铺      




微信公众号:林朵讲故事




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









【钤光】《搪瓷牡丹》

陈旧的翠色热腾腾地在雾气里溶开,喧腾出那么一星半点儿显年头的沉静气味,青黄不接的干瘪着,像是军用罐头里整齐的脱水蔬菜,仔细看去,这一团浸在热气里的朦朦胧胧的绿,其实不过一个竹子节抠的茶杯,不卑不亢地梗着脖子戳在炕沿上。

  

  很古拙的造型,映着日头还能看见上面几粒不甚精细的篆字。

  

  世上真君子。



【全文见链接】

  

https://m.weibo.cn/5462715009/4090524233784455

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的大腿肉很难吃

扎心了老铁

盛夏甜果粒:

实话😂总觉得自己写的这是什么鬼


薄情i:



同感,一直低产除了因为懒更多的是觉得自己写的不好,不想发出来辣别人的眼…




林间一只鹿:







每次写完文回过头来再读一遍都觉得卧槽这是个什么鬼?!








成文跟预期差十万八千里,每次重新看都要强忍着删文的冲动,哭唧唧








所以自己的腿肉真是世界上最难吃的粮








皮喵:
















  无论是写手还是画手,或者视频手,相信都有这么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觉得自己的大腿肉非常难吃。难吃到哪种程度,大概就跟脑补中是一块顶级牛扒,实际上做出来却是一个鲱鱼罐头。
  
  偶尔会有一两个小天使给我评论或私信:「太太我好喜欢你写的那篇XXX」。我在感谢的同时,总会觉得奇怪,像我这样的辣鸡割出来的大腿肉为什么还会有人喜欢?简直是匪夷所思。
  
  要知道,我自己写的文从来不愿再回看。第一遍觉得,这特么的什么辣眼睛玩意?文笔辣鸡脑洞贫瘠描述做作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简直就是辣鸡中的辣鸡。第二遍觉得,这种辣鸡还是不要存在不要污染空气比较好,倒不如删掉当做我没写过。
  
  选择,delete,世界从此美好了。
  
  我有删除黑历史的习惯,不时清空早期写得不满意的旧文。说实话,我在构想的时候,总会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宏伟的脑洞,有着庞大的世界观,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主角感人至深的爱恨情仇,世界级史诗一样的历史背景。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想写罗密欧与朱丽叶,写着写着却发现写成了村花媳妇与隔壁老王。我想写一个严肃的正剧,写着写着却发现写成了恶搞的傻白甜。笔力不够,所以笔下的人物总是不能如愿地按我既定的路线发展,写着写着就不知道歪曲成了什么样。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尾声,而懒惰如我不想回炉重造,只能顺着错误的路线加上一个不如人意的结尾。
  
  我想让它高大上,它自己非得乡土化,就像跟我这作者在较劲似的。从而变成一篇篇我无法直视的黑历史。
  
  总觉得别人的腿肉好吃,大概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作者构想的初衷。我们看见的,就是作者呈现给我们面前的样子。没有过高的期待,就没有心理落差时无法满足的失落。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爱我笔下的人物,虽然他们不完美。这个世界总是不尽如人意,但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更多进步的空间。想要做得更好,所以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完善自己。每天比昨天进步一点点,就足够了。
  
  我们正是因为不完美,才会显得可爱。








  
                  ——谨以此文献给沮丧的自己
  
  
  
  




















余生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