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燕其不是咽气

:一只煞笔

该取关的小伙伴们都取关吧

退圈拜拜啦各位(´・ω・`),以后可能会写别的一些文

还有我真的不是婊,也没有要引战,有必要解释一下,不是我说哪位妹子取关我我就要挂她撕她,而是取关的妹子把她取关这件事广而告之以彰显我的...罪恶?

我才没忍住的,但也并没有指名道姓啊...

我是真的真的不会骂妹子,可能看起来就比较婊(?)

心情差是真的,哭的像个傻逼也是真的

唉就这样吧,小伙伴们有机会江湖再见啊蛤蛤蛤

我胡汉三整理整理心情就回来啦!

【仲孟】《不似作伪》第五章

  强强双黑,ooc我的锅。
  
  真的全是车。
  
  
  色令智昏。
  
  色令智昏。
  
  孟章在把仲堃仪从牢里带出来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四个字。
  
  真是昏了头,他暗骂。
  
  仲堃仪一路低头跟从,亦步亦趋,看起来比宫人还要乖巧。
  
  “洗漱完换好衣服便回你的府邸去。”孟章看着浑身都不大整洁的仲堃仪皱眉。
  
  “微臣谢过王上。”
  
  直到他被洗漱一新的天枢国仲上大夫抵在墙上。
  
  仲堃仪的唇角很薄而唇中丰润,笑起来上唇抿成一条细线,下唇便严丝合缝地抿实,露出垂露似的一痕薄红来,他笑时愈发俊美,带着一股惑人的媚意,只一双眼睛神色清明,黑圆的瞳仁占了不少分量,却又显出一星半点的孩子气。
  
  孟章最忍不得他这副模样。
  
  仲堃仪身形比他高挑许多,颀长俊秀,将他整个人合在墙上一般,孟章感觉着墙上透出的凉意,定了定心神,反手扣住他的手腕,将仲堃仪反抵过去,沉声道:“仲卿当真打算当佞幸了?”
  
  他语气冷淡,但其实面上早已红透,额前出了薄薄一层细汗,将额发打湿成一绺一绺,眼角也隐约发红,这样看起来实在是无甚震慑的意思。
  
  仲堃仪也并不戳穿孟章此时的窘迫,只由他抓住自己的手腕,将唇角凑过去,在他淡色唇上轻触一下。
  
  “臣从未打算当佞幸,”他声音一如从前清朗,“臣只准备——”
  
  “以下犯上。”
  
  他头发刚刚洗过,还带着湿热的水汽,搭在孟章颈侧微凉而发痒。
  
  “以下犯上?”孟章看着他笑。
  
  “仲卿大可试试,到底能不能以下犯上。”
  
  孟章的力气其实很大,仲堃仪在和他跌跌撞撞地滚到床上时,侧头看了看自己被攥的青红的手腕,露出一个苦笑,帐里锦被绵软,两人俱是出了一层薄汗,仲堃仪看着孟章鼻翼上熏得发红的晶莹水珠,鬼迷心窍地吻了上去,又顺着延伸至下,他不敢造次留下印子,只浅浅舔吻唇角,折腾出一片新鲜的红。
  
  孟章不知怎么,总觉得他像只暂时听话的,老奸巨猾的鹦哥儿。
  
  衣服抽丝剥茧一般被仲堃仪仔细解开,孟章却索性不管,胡乱扯开他衣襟,直蹭的仲堃仪胸口发红,又一把扯下他束发的发簪,一头乌黑的好头发披散下来,还被他扯断几根,仲堃仪忍不住皱眉,旋即又笑了。
  
  “臣当真没想到王上这般耐不住,”他借着腿长的优势一把箍住孟章,翻身压在他身上,一双好眼睛就那么看着他,“臣受宠若惊。”
  
  仲堃仪依旧不紧不慢地帮孟章解开发冠,又用手指细细捋好了,这才俯身去亲吻他耳侧,细细舔咬出一色水光。
  
  孟章头皮发麻。
  
  “仲卿当真经验丰富,”他喘着气扳过仲堃仪的下巴,有样学样的去吻他修长脖颈,感受着仲堃仪笑时喉结低低的颤动。
  
  “王上谬赞,臣只是天赋异禀。”
  
  “本王从前竟不知仲卿这般厚脸皮。”
  
  “如今便知道了。”
  
  黏腻湿热的吻自耳侧一直延伸至胸膛,仲堃仪漂亮的过分的一张脸泛着粉,眼神却锋锐如兵刃,在他腹部轻啄一下,孟章有些喘不过气,只红着一张脸,用手肘撑起半个身子看着他。
  
  仲堃仪突然笑的纯良无害。
  
  他病好后脸颊丰润不少,骨线也被柔和的肌理填满,看起来总有种超乎他年岁的青涩稚气。
  
  他鼓起腮帮子,软红的唇皱成了团湿热的红雾,一张圆圆脸儿上黑沉的眼睛被形状优美的弧度勾起来,看得孟章呼吸一窒。
  
  “王上看臣这样像不像?”
  
  孟章通红着脸,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像什么?”
  
  “像——”
  
  一根手指突然刁钻的钻进去,惊得孟章一喘。
  
  “像,”他笑的眉眼温柔,“王上派人丢进臣牢里的田鼠。”
  
  “仲堃仪!”
  
  孟章的脸彻底红了,像是煮熟的虾。
  
  不光是因为情欲,还因为被戳破的恼火。
  
  手指不安分的捣弄揉摁,硬生生逼出孟章一声喘息,手肘酸得厉害,觉出支撑不住,他索性躺平任仲堃仪伺候。
  
  仲堃仪摸到床头脂膏时刻意挑到鼻尖嗅了嗅,“很香。”他看向孟章,仲堃仪眼尾弧度漂亮,突然一挑便很惊艳。
  
  孟章又在心里骂了八百遍色令智昏。
  
  随他去吧。
  
  他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冷静而自持:“伺候的不好,本王就革了你的职。”
  
  “王上放心。”
  
  仲堃仪的发丝撩的他胸膛发痒。
  
  他笑的狡黠而精明:
  
  “——臣必当竭尽所能。”
  
  

【仲孟】《不似作伪》第四章

  强强双黑,ooc我的锅
  
  (有车...?)
  
  书房与内室之间只隔着一张红木屏风,线条古拙而有生气,雕工也简练老道,几线间错杂出一幅山水。
  
  仲堃仪告了罪,退回到内室去,孟章侧耳听着窸窸窣窣脱衣服的声音,面上一派风平浪静四平八稳,实际上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他隐秘的生出一个念头。
  
  他想进去看看。
  
  然而他并非色令智昏的君王,也实在没有那份足够让他应对仲堃仪的胆量与从容,只好在外面憋红了一张面皮,状若无意地偶尔瞟两眼,手上还拿着一本《法经》,掩饰般地翻上几页。
  
  很快他就听到了仲堃仪带着歉意的淡笑,不知为何,他在这声音里捕捉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笃定。
  
  “罪臣蠢钝,忘记拿伤药,不知可否劳烦王上——”
  
  他故作镇定:“在哪处?”
  
  “案几左侧下方的匣子里。”仲堃仪回答的利落。
  
  丝毫不拖泥带水。
  
  不管孟章心里如何翻腾,面上到底是一丝不显,找到了小小一个白瓷瓶便不再迟疑,只拿着进了内室。
  
  仲堃仪为上药方便,脱了外衫只剩蚕白里衣,但其实穿戴也算齐整,并不和孟章想象一般。
  
  艳丽。
  
  仲堃仪接了药,依然规规矩矩地谢恩,教旁人看来甚是君臣相得。
  
  孟章看着他,突然炸出了一句他自己都从未想过的话。
  
  “本王帮你上药。”
  
  “罪臣惶恐。”
  
  仲堃仪猛地抬眼,睫毛浓黑如扇,直掩映着深潭一般的眼底。
  
  如深潭见月,隐有光亮。
  
  孟章也整个人杵在原地。
  
  没反应过来。
  
  仲堃仪这时却笑了:“罪臣多谢王上关怀。”
  
  因为两边肩膀都有伤,他也不打算遮掩什么,只利索地解了衣带打赤膊,肌肉线条劲瘦流畅,似潜伏的猎豹一般,勃然有生气,隐约可见暗中藏力,可偏偏他皮肤生的白,便消减了不少肃杀气息,只如平常练习弓马骑射的世族子弟,但少几分矜贵。
  
  君王一言九鼎,孟章现在想反悔也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给仲堃仪涂药,也不知药膏是什么做的,他单单握着那一小瓶便觉得全身都发热,尤其耳根火辣,只靠着额前发丝稍微遮掩一点。
  
  仲堃仪的肩膀确实伤的不轻,左侧还只是青紫,右侧却红肿发淤,深色一线明显是让砚台砸出来的痕迹。
  
  孟章突然有些懊悔。
  
  但这个念头只停留了一瞬,就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挥退了。
  
  他有心让仲堃仪不好过,下手便刻意加重,哪里伤的厉害就往哪里摁。
  
  只可惜仲上大夫很能忍痛,除了额头多冒些汗以外,淡定的一如往日上朝启奏一般波澜不惊。
  
  孟章气闷。
  
  觉出自己行径有些太过幼稚,他也不再下狠手,简单涂过抹匀便甩袖欲走,匆匆留了句:“好生将养,不必送。”就出了门,仲堃仪看着侍从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直至年轻君王的身影从仲府匾额后闪出,才合好衣裳,摇摇头笑了。
  
  王上到底还是不忍心。
  
  
 —————————————————— 
  
  
  孟章觉察出仲堃仪开始有意将手中权力慢慢还到他手里。
  
  他心下明白,却仍不显山露水,只做不知。
  
  “仲上大夫的病可好了?”散朝后他叫来司狱。
  
  “启禀王上,仲大人如今已大好了。”
  
  “那好,”孟章笑笑,摩挲着竹木简的光滑边缘。
  
  “他该回去了。”
  
  “王上?”
  
  孟章从司狱迟疑的脸上扫了一眼,委婉地说:
  
  “让他滚回牢里去。”
  
  
  于是,在仲上大夫病愈次日,全天枢再度被他入狱的事情搅得满城风雨。
  
  还是老地方。
  
  孟章再次去看仲堃仪的时候,他正用筷子夹着米粒去喂田鼠。
  
  孟章眼尖的发现它比上次胖了一圈。
  
  “王上?”仲堃仪见是孟章,脸上的表情立刻由轻松惬意变为低眉顺眼:“罪臣——”
  
  “别称罪臣了,”孟章冷脸,“本王也不见你真心悔过。”
  
  “仲卿倒是会给自己找乐子,还养起活物了?”
  
  “臣惶恐。”
  
  仲堃仪整整衣摆,直接跪在发潮的稻草上:“只是王上所赐,臣不敢轻慢。”
  
  孟章愣住。
  
  他看见仲堃仪勾起唇角,温和而精明地弯起眼:“王上,牢里只有老鼠——”
  
  “没有田鼠。”

【仲孟】《不似作伪》第三章

  强强双黑,ooc我的锅。
  
      (为开车做铺垫的一章?)

  仲堃仪很自觉的把自己投了狱,还是最高级别的诏狱。
  
  与苏翰一东一西,隔开的很刻意。
  
  孟章一觉醒来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没什么反应,只安静地让宫人伺候着更衣束发,用毕早膳便示意他们退下。
  
  转身就把桌子掀了。
  
  连带着一摞奏章都跟着遭了殃。
  
  他心里明镜似的,那位上大夫怕是给自己吞了个软刀子——
  
  他并未下旨,仲堃仪就能自己进诏狱,到底是向他赔罪还是暗示其对天枢的掌控权,孰真孰假,明眼人一看便知。
  
  上朝时群臣无一人提及此事,只是看向他的眼神掺杂了几分畏惧,脸色也比平日白了不少,他心里不由冷笑。
  
  仲堃仪这是在拿自己作筏子。
  
  他对仲堃仪多严厉一分,群臣便会多怕他一分,表面上看他也更有所谓一国之君的权威,朝堂愈稳,人心愈稳,天枢上大夫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均称奉王上命旨,可谓是给足了他脸面。
  
  可令他恼火的就是,他如今只剩了个无关紧要的脸面。
  
  他的权力俱握在仲堃仪手里,仲堃仪乐得放低身段尊敬他,他便是天枢的王,仲堃仪若哪一日动了他念,那时他便连朝廷的空壳都攥不住,只能束手待缚。
  
  他提供仲堃仪权威,仲堃仪奉还他体面。
  
  公平交易,概不还价。
  
  闭目深吸一口气,他伸手狠掐了几下眉心,直到短净指甲在肌肤上嵌出几个半月形的暗红印痕。
  
  “抓几只老鼠丢进去,”他突然开口,听得宫人一愣。
  
  似乎反应过来自己的话太过突兀,他皱眉补充:
  
  “上大夫那里。”
  
  “是,王上。”宫人低头应声。
  
  “去吧,”他淡淡的,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要干净些,没病的。”
  
  
  
  骆珉去时仲堃仪正看着潮湿稻草上跳动的啮齿类动物,笑得若有所思。
  
  “老师,”骆珉不知道用哪种语气更为合适,“您这么做......”
  
  他欲言又止:“王上的城府不可小觑,万一......”
  
  “你担心王上对我不利?”仲堃仪侧过头,扯了几支稻草摆弄,修长的手指来回翻折几下,编出只活灵活现的蚱蜢来。
  
  他把草蚱蜢扔给骆珉,语气沉稳中夹杂着几分如释重负的自在:“你尚不够稳重。”
  
  “若我是你,我只会奉行四个字。”
  
  “学生愚钝,还请老师赐教。”
  
  “静观其变。”他笑笑。
  
  骆珉看向他,嘴唇张合了几下,终于还是没做声。
  
  “以后递交的奏章不必再截留挑选了,”黑沉沉的眼睫微微一动:“王上想必也会更高兴。”
  
  “学生明白了,学生告退。”
  
  走了没两步,身后传来仲堃仪熟稔的嗓音。
  
  “骆珉,有些事情不是你该上心的。”
  
  “学生谨遵老师教诲。”
  
  骆珉顿了一下,走了出去。
  
  仲堃仪伸手抓起一只圆滚滚的毛球搓弄,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儿。
  
  “田鼠啊——”
  
  
  ——————————————————
  
  “上大夫病了?”孟章抬眼看向司狱,“什么病?”
  
  “禀告王上,最近入秋天气渐凉,上大夫偶感风寒,”司狱偷偷打量了一下孟章的神色,发觉没什么异样,这才继续:“王上您看——”
  
  孟章沉默。
  
  司狱眼尖地看见孟章攥紧了衣袖。
  
  他闭嘴,眼观鼻鼻观心。
  
  “病了就去治。”
  
  孟章眼底一片晦暗。
  
  “治好了再关进去。”
  
  
  
  
  
  仲堃仪回府时,孟章坐在他常坐的那张黄花梨椅子上,耷着眼皮闭目养神。
  
  日光斜斜的照在他脸上,隐约可以看见被染成金黄色的细小绒毛,脸颊有些肉,丰润的撑起一张未完全褪去少年气的脸,嘴唇严谨的闭合着,还是惯熟的淡红色。
  
  仲堃仪一时没敢出声。
  
  似乎察觉到了动静,孟章睁开眼扫视一圈,最终把探究的眼神落在他身上:“本王不请自来,仲卿有意见?”
  
  “罪臣不胜荣幸。”
  
  孟章仔仔细细的盯着他看。
  
  好像的确是病了。
  
  脸色有些蜡黄,脸颊上的肉也消减不少,勾勒出流畅而锋锐的骨线,只是神色清明,眼底深沉,总像是藏着些他看不透的心思。
  
  “仲卿这里可要比王宫都安全,”他凉凉的笑了一声,不甚真心,“本王惜命,只好常来坐坐。”
  
  “罪臣惶恐。”仲堃仪刻意的显示出令孟章气闷的,绵里藏刀的顺从。
  
  “只是,”他毫不掩饰地看向孟章,后者状若无意地错开眼神。
  
  “罪臣肩膀有伤,现下还需更衣上药——”
  
  他默契的停下话头。
  
  孟章的指甲不动声色地从椅子把上划过去,刻下一条浅浅的凹痕,他终于不避讳的回看过去。
  
  “仲卿自便便可。”
  
  
  
  仲堃仪笑了笑。
  
  他并不会点破孟章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根的事实。
 

楚乔传抄袭啊卧槽!

妈卖批不萌了说啥也不萌了

【仲孟】《不似作伪》第二章

         强强双黑,ooc我的锅。

  “跐溜。”
  
  孟章的脚边,一只灰肥的老鼠眯着眼窜过去,长尾巴黏着的稻草,摇摇晃晃的恰好卡在他衣摆处的绣银龙纹上。
  
  狱卒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扑通”就跪下了。
  
  “王上恕罪!王上恕罪!”
  
  “无事,”孟章看了他一眼,“你很吵。”
  
  狱卒彻底不做声了。
  
  迈步向里,稻草沾着浑浊的灰屑荡下去,不知道是陈了多少年月的老垢残渣,牢房里因夜雨而浸上不少霉味,皱了皱眉头,他就着天窗透过来的一线光亮仔细去看苏翰的脸。
  
  眼角的沟壑深如暗谷,层层叠叠地堆积处憔悴而衰老的浑浊双目,面皮青白,除了嘴唇处尚有些血色之外,几乎全是惨淡的,无需细看便可知他的身体状况极差,病骨支离。
  
  狱卒终于懂眼色的退下,狭小逼仄的监牢里只余他们二人。
  
  似乎没有力气再去行礼,也许是因为自觉无望无意敷衍,苏翰依然保持着孟章来前的姿势,靠在一堆枯草上阖目休息,只间或起伏的胸膛还昭示着他是个活物的事实。
  
  “上大夫果然办事利索,”孟章刻意停留的目光使他难堪,“苏上卿感觉如何?住的可还习惯?”
  
  “承蒙王上厚爱。”
  
  苏翰浑浊的眼珠往他身上轮了一轮:“老臣尚可。”
  
  “苏上卿就没别的话说与本王?”
  
  孟章用指甲轻轻敲着监牢的铁质栏杆,有种不合时宜的悦耳清脆,“苏家没落,却还不至于一败涂地。”
  
  “苏严只是撤职而已。”
  
  “你什么意思?!”
  
  “苏上卿似乎在牢里待久了,忘了身份尊卑,”孟章笑笑,“苏上卿是不是想说——”
  
  “苏家是冤枉的?”
  
  
  
  “王上怎么知道?!”
  
  苏翰整个人僵硬起来,几乎回光返照一般贴在冰冷的铁缝上,哈出的热气寒森森地往上飘:“苏家的选址从未出过错漏,王上您该清楚!”
  
  “本王的确清楚,所以才只是撤了苏严的职。”
  
  “王上您就这样偏袒仲堃仪那个小人?”
  
  “看来还不错。”孟章突然笑了笑。
  
  “王上?”
  
  “连你都没发现朝廷早就不姓孟,不姓苏,”他突然走近,低低道:
  
  “——而姓仲?”
  
  
  ————————————————
  
  “禀大人,王上今日去了诏狱,似乎,似乎还与——”通报的侍从面露难色,“还与苏翰大人交谈许久。”
  
  
  仲堃仪还未说出“退下”二字,就听见一声更响亮的通传:
  
  “大人——”
  
  窗外有人搁下简洁的几个字,通传声被卡在嗓子里戛然而止。
  
  侍从迅速地从后门房梁上翻出去,孟章恰好走进门,仿若无意地看了上面一眼,他语气平静,直直从仲堃仪身边走过去:“你该换个手下。”
  
  “不顶用。”
  
  
  仲堃仪跪下。
  
  “怎么,仲卿不说话了?”孟章信手去翻他书案上的奏折:“苏家的事情你瞒不住本王,看风水的人已让苏翰泄愤杀了,死无对证,是不是?”
  
  他头发只束起一半,另一半松散散的垂在背上直至腰际,发帘微微撇向一侧,露出一点光洁的额头,眼尾上挑,就那么看着他笑。
  
  比起现在的见皮不见骨,仲堃仪更希望他能像从前那样暴跳如雷指着鼻子骂他。
  
  “王上的话,微臣——”
  
  “仲堃仪,”孟章打断他。
  
  掂了掂手里的书册,又伸手去拿他摆在案几上的青玉砚台,里边尚有未干的余墨。
  
  他又挨了一砚台,这回是砸的右肩。
  
  淋淋漓漓的墨汁挂在他衣服上,顺着往下滴。
  
  一滴,两滴。
  
  孟章真想看看他生气的模样。
  
  然而并没有。
  
  仲堃仪就在那儿跪着,低眉顺眼的让他心烦。
  
  “本王上次提醒过仲卿。”
  
  “罪臣明白。”仲堃仪低着头,从这个角度,自眉峰至眼尾的流畅弧度,再往下便是挺拔俊锐的鼻梁和淡红的唇,孟章看的一清二楚。
  
  更心烦了。
  
  “一石二鸟,真不愧是天枢的仲上大夫。”他捬掌,“既收拾了苏家,又方便安排本王的身后事。”
  
  “仲堃仪,”他语气冷硬:“你胆子可是很大啊。”
  
  “罪臣知错。”
  
  “可你知错不改。”
  
  “王上英明。”
  
  孟章没被激怒,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仲卿是不是也想把本王关进牢里,再给天枢改个国号?”
  
  “罪臣不敢,”仲堃仪突然起身走近孟章,只是神情仍然恭谨温和,他靠的太近,孟章不得不仰头看他。
  
  “罪臣知错。”他一双瞳仁滚圆像孩童,而眼尾狭长上扬又见精明,对视时便混合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妥协感。
  
  “王上息怒,罪臣自当领罚。”
  
  
  
  
  
  第二天,仲上大夫下狱的事情便搅得天枢满城风雨。
  
  
  

《不似作伪》背景解释

其实一直偏好强强双腹黑,毕竟这样斗争矛盾会比较激烈尖锐,就写起来很带劲hhhhhh

至于这篇大概设定就是

多年后仲堃仪把持朝政掌握实权,世家尤其是苏家已经被打压的几无还手之力,孟章权力几乎被架空,类似于英国的君主立宪制那样(没实权但niubility)

仲堃仪虽然掌握实权,但是对孟章的小心思孟章心知肚明,孟章对仲堃仪其实也那啥啥,但作为一个王看着自己被架空当然就hin生气,反正仲堃仪喜欢他他就作呗,仲堃仪知道他心情不好当然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温良恭俭让23333

群臣因为仲堃仪看起来很听话的缘故不觉得孟章被架空,因而还规规矩矩的,孟章就趁这个机会打算一点一点把权力收回来,反正收不回来还可以揍仲堃仪出气,或者在朝堂上故意让他下不来台什么的

嗯就这么简单粗暴

(不禁发出了莎士比亚一样愉悦的笑声)

【仲孟】《不似作伪》

  强强双黑,ooc我的锅。
  
   
  “本王听说,”孟章似笑非笑地看着苏翰,手指不慌不忙地摩挲着奏章上的褶皱,他抬眼:“本王陵寝选址处挖出了矿脉?”
  
  “王上,臣——”
  
  “苏上卿先别急着解释,本王没有怪罪于你的意思。”目光所及之处,大殿上的群臣都垂手侧立,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一群活死人。
  
  “陵寝的选址一向是由苏家选定,历任先王都不曾出过错漏,至于今日这样的状况,还真是罕见,”他一字一顿,“苏家当真用心了。”
  
  有衣袍蹭动的细碎声音响起。
  
  “苏舍人想说什么?”他侧头看向苏严,“有话便说,本王不怪罪。”
  
  拿着象牙笏的手指潮湿黏腻,冰凉的汗沾于其上,如骨附蛆一般,他冷汗涔涔:
  
  “启禀王上,下官认为当务之急是商讨陵寝是否重选地址,而非——”
  
  “而非给苏家论罪,苏严大人可是此意?”
  
  偌大的宫殿中落针可闻,冰凉坚硬的青砖同众臣一齐缄口不言,只看向从朝臣中侧身而出的仲堃仪。
  
  “微臣以为,”他弯起一双眼,抬头去看王座上的人。
  
  “不如将苏家暂且收监,此事交由微臣来办。”

 
  
  
  
  
   
  残日西沉的时候,远望处半片天穹都仿佛淬了火一般,艳烈的赤色由浓转淡,晕开的并不均匀,斑驳着涂抹,积云镶了一层黯淡的昏黄,随着天色慢慢地暗下去,再暗下去。

  他立在城门处,身后是敞开的太平盛世,身前是荒凉的滚滚红尘。
  
  “禀报大人,王上他——”低眉敛目的侍从鼻尖上平坦的铺开一色细密汗珠,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尽量保持平稳,“王上想见您。”
  
  默了一下,他突然笑起来。
  
  “备马。”
  
  
  
  行至殿门处,他解下裘皮大氅,黑亮泛光的毛皮间错着修长劲白的指节,被跳跃的烛火晃荡得显出几分不知名的艳丽,殿前恭候的宫人似乎早已熟稔于他的到来,只微微颔首,上前接过他手中的衣物,恭顺谦卑的不像话,但无一人通传。
  
  “你们先退下,”他丢给身边的侍从一包金馃子,“分了。”
  
  “是,大人。”
  
  
  其实制造殿中鸦雀无声的氛围并不很难,定定地立在殿门外三步远处,他安静的好似无生气的死物,任凭不甚好脾气的秋风把枯干只剩叶脉的残躯扔了他一头一脸。
  
  约过了半柱香,他终于听见一点熟悉的衣角蹭动声:
  
  “怎么,仲卿竟还要本王亲自来请?”
  
  “微臣不敢。”
  
  “本王当不起你这一声微臣,”孟章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利索地转身往里走:“仲卿大可不必装模作样给本王看,本王也不想与你打哑谜。”
  
  两道浓黑的剑眉微微颤了颤,自眼角至眼底引出一点微薄笑意,他神情无辜正直好似弱冠书生,直教人生出一点恻隐的意味:“王上此言何意?还恕微臣愚笨,实在不解。”
  
  “不解?”孟章站定,回身去看他:
  
  “本王的意思是——”
  
  “滚进来。”
  
  
  
  
  
  ——————————————————
  
  
  冰凉坚硬的地砖咬紧了牙企图将寒气侵进去,膝盖青肿酸疼,他就这样腰杆挺直地跪在大殿正中,眼神半分不落的聚在孟章身上。
  
  已不算年少的君王抬眼看他,锐利的视线透过碎发冷厉地扎在他身上:“本王从前倒不曾看出,仲卿还有做佞臣的天分。”
  
  “臣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孟章语气不见起伏,顺手将翻着的奏章扔到他身上,连带着君王的怒气砸的他肩膀生疼。
  
  “仲上大夫若是破了相,想必要叫朝臣们疑心,本王也不想让自己的心腹遭人取笑,”行至仲堃仪身边,鞋底踩在他袍角上,孟章俯下身与他直视,淡色的唇和凛冽的眼硬生生撞进他的视线:“夫子想必不会教你独揽朝纲,排除异己。”
  
  “王上英明,臣是无师自通。”他恭顺谦卑得让孟章一腔怒火好像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
  
  一时陷入了静默的僵持,孟章盯着他平静无波的脸,突然道:
  
  “本王明日要上朝。”
  
  “好。”
  
  “本王想重新修缮一下宫殿。”
  
  “臣明日便派人操办。”
  
  “本王明日要微服私访。”
  
  “臣自当跟从。”
  
  “仲堃仪!”
  
  “臣在。”
  
  
  下颌传来的疼痛感很快超过了肩胛,孟章手劲很大,几乎要把他的骨头捏碎:“苏严都要比你更听话。”
  
  “他大约乐得被本王利用。”
  
  “苏家早就式微,如今正是自顾不暇之际,他自然愿意依附王上。”
  
  “你当年也是如此?”孟章讽刺地笑笑。
  
  “臣与世家自然不同,”他重又摆出那副无辜正直而叫孟章气闷的嘴脸。
  
  “世家求权求利,臣求的——”
  
  
  “本王不感兴趣。”孟章松开他已经被捏出青紫指印的下巴:
  
  “以后见本王自称罪臣,记住了?”
  
  
  
  
  “罪臣谨遵王命。”
  

【仲孟】《一晃儿》

  天色蒙蒙亮的早,凉飕飕的风吹的天上一轮日头都跟着晃荡,太阳也是淡水太阳,不顶事,只有气无力的发着一点光热。
  
  白惨惨的日光打在仲堃仪脸上,衬得他脸上的表情生动不少。
  
  就很温和。
  
  我见到他时,他正仔仔细细地擦着手上的竹条教鞭,七八成新,还没褪干净节杆上暗沉沉的绿意,抬头见是我,他笑了笑,当然,仅仅是笑了笑,便再没说别的话。
  
  骆珉从门口站着拉了我一下,我们俩在这片安静的院落中不知道该把自己搁在哪里,麻雀儿扑棱棱打窗台上飞下来,蹦到地上去吃晒谷剩下的碎谷粒儿,吃的高兴极了,便叫两声。
  
  仲堃仪从怀里掏出一块怀表,垂眼去看上面的时针分针,顿了顿又把它重新塞到领口里,他穿一件蓝黑色的长衫,因为身量高挑挺拔,看起来很是儒雅俊秀,像个先生。
  
  教书先生。
  
  眼见日头又往南边移了移,渐渐的高了,他似乎有些腼腆起来,伸手去抹平长衫上的褶皱,又整了整领口的白边,终于拿起教鞭,走进堂屋里去。
  
  里头整整齐齐的摆着十几套黄杨木的桌子板凳,最中间的座位上还码着老高一摞书,国高的课本,看样子被翻了许久,泛黄的纸角儿都卷起来,让穿堂风招惹着哆嗦两下。
  
  没人说话,只能听见仲堃仪踱步的声音,藏青的鞋面,白布千层底,力道柔和的踏在地面上,并不响,也不扰人,更像是刻意放轻了脚步的猫儿,生怕弄出动静。
  
  嘴角微微弯起来,他笑时眼睛也会弯,黑沉的眼睫小扇子一样垂着,但眉尾利落,显得整个人威严不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突然停在最中间那张桌子前面,伸出教鞭在上面点了点。
  
  “生病就莫要硬撑着来上课,若是挂心功课,我可去你家辅导,懂吗?”
  
  他静默了大约两秒,似乎是听见了什么令他满意的回答,压着的眉头舒展开,他又微笑起来,“知道便好,你学业好,老师很高兴。”
  
  顾虑着打扰别人似的,他微微俯身,压低了声音:“别总是吃西药,治标不治本,容易伤身,教室后面有开水间和火炉,在家煎好药带来煨着也好。”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突然又皱起眉:“怎么咳嗽还是这么厉害?”
  
  急匆匆地起身,他像是没看见我们一样从堂屋风风火火的快步走出去,被门槛绊得趔趄了一下。
  
  “医生!医生!”
  
  他突然惶急起来,在院里四处无头苍蝇一样的乱撞。
  
  “医生!医生!!”
  
  我忍不住想上去帮帮他,几乎真的想要和他一起找医生了。
  
  骆珉猛的拽住了我。
  
  “老样子了,”他叹气,眼里是令我气闷的怜悯,“前两年就这样,他一个学生,好像是叫孟章的,上课突然发了哮喘,后来抢救无效去世了,他从那天起就得了疯病,教不了书了便退下来,好在地方体恤他,总还有点关照。”
  
  我看着他惶惶奔波的身影,没来由的生出一种悲凉。
  
  不是同情,我想他大抵不愿意接受这种情绪,挣脱了骆珉,我快步走到他身边:“我帮你叫医生,好吗?”
  
  他猛的顿住,突然安静下来。
  
  眼眶发红,我看见他抽了抽鼻子,整个人肉眼可见的颓败。
  
  “晚了。”他没分给我一个眼神,只喃喃地,“晚了,晚了。”
  
  身形萧索,他背对着日头,老人一样蹒跚着慢慢走进了堂屋。
  
  “晚了,晚了。”
  
  我怔怔。
  
  “他这样已经很久了,”骆珉低低的声音闷雷一样在耳际炸裂。
  
  “明日呢?”
  
  
  
  
  “日日如此。”
  
  他叹气。
  
  
  屋里传突然来教鞭敲打桌面的清脆声音。
  
  “生病就莫要硬撑着来上课——”
  
  
                
  
                       
  
  
  
  
  
  
  
  
  
  
  
  
        灵感来自语文阅读。

会一直写刺客一,但不会看刺客二,我喜欢家国天下而不是生死缠绵。

麦麸太过适得其反。

还有

mmp我公孙副相就这么没了?????

钤光就这么拆了????????????